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中心活动  >>  正文

包义明——与众不同的我,与众不同的“主角”

2018-02-28 17:16:19| 发布者:  | 查看:


人物简介包义明,生医1502班长,他开展了丰富的班级活动,带领班级获得了“全国活力团支部”、“优良学风班”等重大荣誉。学习上,他求知若渴,追逐梦想,加权成绩一直保持在年级前列,获得了“大学生创新创业标兵”、“全国大学生数学竞赛三等奖”、“优秀共青团干部”等荣誉称号

最初的他,自卑消沉;然而,现在的他,阳光乐观。中间的他挣扎奋起,可能也只有从未放弃的他体会最深了。上帝在他眼前遮了一半的帘,黑色的,密不透风。但他相信,只要心存感恩,对生命永怀热爱,他的人生依旧精彩!这就是包义明同学,一个坚强自信的大学生。

天降灾祸

当我与包义明同学说及他的病魔时,他道:“算不上病魔,应该被称作灾祸,毕竟还没有影响到我的生命,只是给我打上了一些生理方面的烙印,应该算作人生的一种考验吧。”

他说:“那时我并不是很懂事(十岁不到),心理上还是很受打击的。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感觉家里一下子垮掉了。而且我的父母本来就是农民,在我查出患病后又走亲访友地借了很多钱,这导致我的父母压力非常大。我记得很清楚的一次就是,我从上海接受治疗回来后,父母发生了争执,母亲吵着要自杀,父亲则在门口抽了一下午的香烟。”

突如其来的变故几乎将包义明的父母击垮,他们的头发迅速变得斑白。那时包义明还不知道这种生理缺陷会对他日后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只是单纯地认为更多的影响在于家庭。也因此,他非常自责,觉得自己是家庭的灾星。”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发现或许这件事情本身有特别的意义。“因为上帝可能关上了我的一扇窗,然后帮我打开一扇门说:‘你这个小孩子呢,虽然比较调皮,但是我觉得你天资比较聪颖。你要比别人更加努力,因为你只有一个眼睛。’”

这样想来,包义明逐渐接受了自己的生理缺陷,并将他视为对自己的鞭策。每次照镜子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异于常人,所以必须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因为一只眼睛看起来是蓝色的,他还经常自嘲说自己是混血儿。

这一路走来,他慢慢地接受自己、安慰自己,到最后的习惯,甚至认为这是一种独特的表现。回首这段历程,有不易,也有自豪,毕竟他坚持走过来了。

我是主角

在与灾祸抗争的过程中,家庭与社会也给了他很大的帮助。他说:“我的父母一直以来都觉得我是家庭的希望,他们经常跟我说我是不一样的,很大程度上鼓舞了我,让我认为自己其实很厉害、很特别,虽然在生理上异于常人,但是我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可能是主角。”

此外,老师对包义明也十分照顾,经常通过聊天来安慰他,鼓励他。初中时,很多同学的心理还没有足够的成熟,经常会从言语和行为上,对他进行嘲讽。所以那时的包义明还比较自卑,便养了很长的刘海,用头发遮住了半张脸,来掩盖脸上的疤痕与病变的眼球。当时包义明的数学老师了解了情况之后说:“其实我觉得你这个没有什么大不了,你看我遇到过很多同学或者很多朋友,他们其实有更多的缺陷,有的是遭受过一些大病大灾,有的有一些心理上的问题,有的人还有抑郁症。你现在接触的世界还很小,当你接触到更大的世界之后,你的眼界就会更加广阔,你就会明白,我们没有必要局限在自己那小小的缺陷上面。”

从那个时候起,包义明开始变得更加开朗,渐渐走出了心理阴影。

大学生活&改变

“我觉得这是大学生活给我最大的帮助:一方面提升了我的能力,另一方面提升了我的信心。”

包义明说:“我在高中的时候也是比较内向的,虽然当过班长,但是没有什么作为。我觉得我真正的改变是在大学时竞选班长的经历。这份经历给了我信心,也使我有更大的热情去投入班级工作。”大学班级的管理更多依靠班委,包义明以自己为点,以班委会为线,进而拓展到班级这个面,以此来进行了很多的班级工作。

大一大二时,辅导员也给了他很多鼓励和支持。当时,包义明的性子比较急,虽然不会犯什么大的错误,但是有时候还是会造成一些麻烦。辅导员告诉他,大学是给我们犯错的地方,等之后参加了工作,犯错就不会被轻易原谅了。所以我们不要害怕犯错误,要接受这个事情,在不断改正的过程中提升自己的能力。

包义明认为,在大学生活里,第一是要交朋友。虽然说大学是一个人的大学,但是交朋友可以分享你的心事,使你更加快乐,同时也可以在方方面面帮助到你。第二就是要勇于尝试。不走出第一步,就没有接下来的路。大学生活里的空闲时间很多,我们可以尽情地去尝试,接受自己以前没有遇到过的新事物,不要限制自己的思维,觉得这个自己不行,那个自己不会,只有尝试过,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第三,要学会释放压力。因为第一次离开家乡,离开父母,再加上学业压力也很大,一些同学会产生轻度的抑郁。所以释放压力是很重要的。当你做到这些,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可以面对社会的大学生。

总结

虽然说很多时候,我们会遇到很多的困难,但我们不能放弃希望。在我们身边,还有很多人愿意帮助我们,与我们共渡难关。

(材料学院 陶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