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咨询师简介  >>  正文

“101的摆渡人”心理咨询师专访系列

2017-12-10 16:10:52| 发布者:  | 查看:

汪媛:一汪清泉,婵媛而来



人物简介汪媛,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毕业于上海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专业和武汉大学发展与教育心理学专业。2006年起从事高校心理学教学与心理咨询工作,长期接受心理动力学团体督导,擅长情绪管理、亲子关系、个人探索与成长。

初见汪媛老师,便被其明亮有神的双眸吸引,她的目光下隐藏着敏锐与洞察的力量,在注视中将自己的从容不迫传达给与她对话的人。一头利落的短发显示着干练与自信,却没有分毫犀利。笑起来的时候如同冬日里九点的阳光,让人觉得温暖而安全。

enter, reflect and help

由于长期在高校任职,汪媛老师处理的多是人际、情绪困扰和与原生家庭及童年记忆相关的一些性格方面的问题。走上这条道路是因为一直对心理学很感兴趣,在她看来,咨询师主要起着两方面的作用,“一是为来访者提供一面镜子,给他们一些矫正性的情绪体验。因为很多人的问题,尤其是人际方面的问题,最早可能是来源于在家庭里与父母的交互中产生的性格方面的缺陷。在咨询时咨询师可以于无形中扮演一个抱持性父母的角色,给来访者一种不一样的体验,从而帮助他们改正对自我的认知。二是给来访者提供多一些的选择。很多来访者会觉得人生道路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或者遇到了一个无法跨越的阻碍,这时候可以通过与咨询师的探讨,发现除了选择A,还有选择B,甚至选择C,从而在咨询师的指导下更自主、自由地做出最喜欢或最适合自己的选择。”

咨询中常提到的“empathy”从台湾转译过来叫“同理”,而最早的最接近原义的翻译是“进入另一个生命”,强调的是进入的过程。来访者期待咨询师具有能力,这种能力并非体现在技巧上,而在于对生命的理解和关怀,当他们感受到自己的生命被关注时,便很容易做出转变。明确自己的定位与作用也许是一位咨询师从合格走向优秀的第一步,当他们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和应该做些什么,便有可能去带动来访者真正做成些什么。

when it comes to clients

日常我们都会偏重于来访者对于咨询师的期待,此次也很想知道作为咨询师,会不会对来访者有所期待。汪媛老师说,尽管咨询师对来访者会有喜欢与不喜欢的主观感受,但任何类型的来访者都可以给咨询师带来不一样的体验,无论他们是否擅长表达,双方都能在互动中碰撞出火花和一些新颖的东西。她在此还小小幽默了一下,“如果真要说有什么期待的话,还是希望来访者干净一点,仅此而已。当然,所谓的不干净也是当事人症状的一种反映。”

和其他很多咨询师一样,汪媛老师对来访者有着悲悯与包容的心理,但也十分客观。“来访者带着解决问题的心态来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一定是求助无门后才寄托于心理咨询来帮助他解决问题。”她说,“但其实咨询很难在这样一个短暂的时间内把一些复杂的问题解决掉,更多的意义在于提高来访者心理的弹性和对焦虑的耐受性。这样的话,即使问题还存在,痛还存在,但苦被消除掉了。如果能做到这一步,我就觉得这个咨询的结果很好了。”

一个人能完全感同身受另一个人的苦吗?显然不太可能。但无论是出于职业的使命感还是出于个人的价值需要,一个本不太相关的人在竭力感知和剥离另一个人的苦感,帮助其回归正常的生活,这种努力本身就是值得崇敬与热泪盈眶的。

汪媛老师本职在武汉城市职业学院心理咨询专业做老师,同时在华科和武大做兼职心理咨询师,谈及两个学校学生来做咨询时的差别,汪老师也乐于分享:华科理工科学生多,所以偏理性化,目标较为清晰,做咨询时不太愿意花很长的时间去做深入的个人探索,更倾向于解决短期的目标和困扰;武大的学生则偏人文一点,情绪会更丰富,总体而言,跟他们的共情更融一点。

a long and enlightening journey

于每位咨询师而言,来访者也是他们宝贵的财富,来访者的故事会折射到他们自身上,构成其人生阅历的一部分。“刚开始工作时,会觉得生命很美好。这么多人有那么多的苦难和折磨,人生有那么多的不公平,反思后觉得自己是幸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现在更多的是为来访者的生命故事而感动,会觉得特别有力量,也会对我个人的生活有很多的启发。”汪老师由衷地感慨说,从事这个职业,收入是最次要的,更多的是体现自己的价值感让她很热爱这份工作。

但价值感也是厚积薄发的。汪老师提到自己工作之初一个印象很深的个案,来访者具有典型的偏执型人格障碍,“那时候会觉得跟他做咨询是一件很没有成效感的事情,但他的求助意愿又很强,有一定的依赖心理。与他之间的沟通断断续续持续了将近一年半,当我觉得他在毕业之前肯定不可能做出重大改变的时候,在一年半以后临近毕业的时候,他变了。这让我看到咨询是可以发挥一些作用的。”

也并非所有的咨询都是圆满的,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留下遗憾,咨询师在拯救来访者的挣扎的同时也要防止自己的沦陷。起初,汪老师也会为此而纠结和困扰,每次遇到烦恼,她便会及时地找自己的督导讨论。最初督导给予她的回馈是她经验太浅了,于是汪老师便开始广泛寻找兼职,从数量上累积经验。久而久之,到现在,十年了,对于咨询,汪老师已经能够做到游刃有余、从容不迫。

访谈的过程并不长,期间我不间断想到的是清泠的泉水,叮叮咚咚。一些咨询师会给人温懦的感觉,但汪老师完全没有,她冷静而不冷漠,敏锐但不尖锐,客观却不旁观。就像泉水一样,与她对话时,会愿意相信她,审视她映射出的自己,让她的话语洗涤自己的情绪。

“我愿做一面‘镜子’,抑或是一根‘拐杖’,你来或不来,我都在这里等你。”这是汪媛老师的咨询寄语。

(管理学院:吴玥)